一个人的下半场:《日落之前》直视高龄台湾的独老现况

2020-06-14 作者: 围观:984 75 评论

有一句话叫「不得好死」,通常是在一个人恨到最深时,才有可能怀着满满的情绪说出口,堪称最深最恶毒的诅咒。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样咒人恶毒的词,也足以让我们瞧见华人社会对于「好死」这件事,有多幺地看重。

怎幺样才算是「好死」呢?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见一个医生分享他病人的故事。是一位和家人同住的老爷爷,有天突然就跟家人们说:「我的时间到了,我今晚要走了,你们去帮我把几个最重要的好朋友叫过来。」那天晚上,老人家和挚友开了酒,聊了彼此满满的回忆,好久没这幺尽兴了。然后酒足饭饱后,他上了楼,在自己躺了几十年的床上再一次闭上眼睛。隔天一早孩子们上去时,老爸爸竟然真的已经离世。

先不论这样的故事真实性有多高,它是否有符合你心中对「好死」的想像呢?

就我个人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像故事里这样在家人环绕下、于自己熟悉的环境里睡一睡就走了,实在是一种很有福气的离开方式。然而对于活在现代的长辈以及未来的我们,却是一件难以控制且奢侈的想望。

先不说别的,你怎幺能确定白髮苍苍的自己,在每天夜里阖上眼之际,身边一定会有其他人的陪伴?

高龄化社会里的「独老」议题

这些年来时不时便有学者跳出来疾呼,要社会及政府应该更重视少子化及人口结构老化等问题。「人口老化」、「高龄化」这些琅琅上口的专有名词,到后来变得像上一代的「地球暖化」一般,大家想愤青一点时会拿出来当谈资,转头后却也没放在心上。

然而问题并不是大家提出来后就会自动被解决,在2018年3月,台湾65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31万人,大概就是占了全部总人口的14.1%。台湾在介绍自己时,得开始把自己叫成一个「高龄化社会」了。(注1)而在此当中,被列册为「需要被关怀的独居长者」的人数,足足有4万5000人,比整个新北市林口区的户数还要多。(注2)

这些人可能是离婚、也可能一开始就没有结婚的打算;或是虽然结婚了,但膝下无子,老伴又走得早。也有些人,子女长期居住在外县市或国外,一年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一次面;也有人是因为和家里成员的互动冷淡,选择离开家人,自己一个人生活。

不过这样的描述,对还没有到那个年纪的我们来说稍嫌空洞,毕竟成为独老(注3)这件事,哪可能用一个理由套用,就能解释完每个人的故事呢?

这也是为什幺我想推荐你一部电影,叫《日落之前》。

四位独居长者的故事,构出台湾独老的缩影

《日落之前》是导演曾文珍,前后花了大概两年的时间所拍出的作品。对纪录片有兴趣的人,对这位长期关注弱势族群题材的导演肯定不陌生。她所执导讲述白色恐怖时期受难者故事的纪录片──《春天-许金玉的故事》,还曾在2002年拿下台湾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奖项。而在《日落之前》这部纪录片电影里,导演将目光转向鲜少有人为他们发声的独居长者,要我们在电影的75分钟之间,静心专注于这些长者的下半场人生。

《日落之前》藉由记录四位独居长者的生活,呈现在老后人生的种种处境──

80岁的吴润锦中度失智,住在仅能容身的老旧小套房中。98岁的沈玉山伯伯出门一定西装领带,顶楼的菜园是他安身立命的一方天地。71岁的潘宇娥阿姨喜爱打扮自己,也藉由参与各式各样的课程,让自己体现活到老、学到老的精髓。92岁的胡正坤伯伯虽有轻度失智,仍坚持每日走路到安养院,探视卧床的妻子。

这些长辈不一样的生活环境和态度,透过电影如实呈现在观众眼前。而我们多多少少能在这些伯伯阿姨身上,看见自己身边亲近长辈的影子。

除了长辈之外,导演也从社工及送餐志工的角度来看独老这件事情。电影中的他们最年轻的30岁,年纪最长的送餐志工有到69岁,而60几岁也是大部分送餐志工的年龄层。

延续生命之余,是否也能试着了解长辈的生命脉络?一个人的下半场:《日落之前》直视高龄台湾的独老现况 图片来源:台北市万华老人服务中心
邹嘉纹社工

「长辈把我们视为家人,把这边视为一个家。」参与电影拍摄的邹嘉纹社工目前任职于台北市万华老人服务中心,担任社工已经有6年的时间。我问她为什幺想做社工,她告诉我在担任社工之前,自己是在医疗院所工作。

「有时候遇到长辈临终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当下看到的是医疗人员付出他们的专业,但是会去想说,这个长辈是没有家人吗?或是家人不愿意出来呢?」医院里的工作人员能以他们的专业尽力让患者延续生命,但对于生命背后的脉络,却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去碰触的。因为想了解现象背后的故事,邹嘉纹花了2年多的时间去修习相关学分并且实习,踏入社工的专业领域。

在服务的过程中,不断与长辈建立关係是很重要的。然而一开始接触时,长辈有时会有排斥的心理。「有一个长辈,他自己会怕陌生人。他把自己居家的小空间营造得很黑暗……有人过去,他其实也会担心跟你不熟,因此就比较不愿意谈话。」但作为社工,邹嘉纹仍必须不断地去访视、关心,才有可能成功在彼此之间建立起信任感。而在建立彼此关係的这段过程中,往往也是邹嘉纹感到最感人的时刻。

「弱势长辈大部分都这样住,」台北市万华老人服务中心的黄淑婷组长说道,「一层公寓会被房东隔成十几间,可能就是单人床2张的大小……」万华早期发展繁荣,相对的也比较複杂,其中独居的个案以男性长辈居多。在万华区的单人雅房较其它台北地区,租金稍微低一些。另一方面,万华区的社福资源其实很多,种种因素综合起来,使得万华地区成为一个高龄长者特别多的区域。

日落之前,你想怎幺度过?

想要一个舒适的老后,最重要的便是从年轻时就开始累积健康的资本,疾病的预防管理也是重要的环节。再来需要的便是强大的社会照护系统,而且因应道长者行动力的下降,照护系统的据点必须要够多且深入各个区域。同时长者们应该努力保持自己与群众的接触,不要让自己与社会脱节。最后但不是唯一,便是完善且长远的财务规划。

一个人的下半场:《日落之前》直视高龄台湾的独老现况 图片来源:《日落之前》剧照
潘宇娥阿姨喜爱参加各式活动,生活多采多姿。

像电影中的潘宇娥阿姨,会去参加各式各样的课程(电脑课、律动课、歌唱课是她的最爱),也会去教会,假日还会去摆地摊。从她身上可以看见兴趣的重要,同时要将生活安排好,勇于尝试及学习。

因为社工工作上的性质常常会接触到高龄长者的各种面向,但这并未让邹嘉纹对自己的老后充满负面想像,「最重要的是不能没有朋友,人际的部分要懂得自己安排。你甚至可以不用有老伴(笑),但一定要有朋友。」到了老年时期保持跟人的互动、与朋友的聚会是很重要的。懂得经营自己的老后人生,可以消除对于年龄渐长的惶恐与负面想像。

人的一生会有日正当中,也一定会有日落,重点是在日落之前,你想怎幺度过呢?

注释
    依据国际定义,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率达到7%称为「高龄化社会」;达到14%称为「高龄社会」;达到20%则称为「超高龄社会」。然后按照目前的老化趋势推估,从2018年算起,台湾在8年后(2026年)老年人口就会超过20%,「高龄社会」的称号已经无法满足我们了,要跳到所谓的「超高龄社会」。根据新北市民政局108年4月的统计资料,林口区的总户数为4万4851户。独老即为独居老人的简称。
电影资讯片名:《日落之前》介绍:「独老年代」将来临,你我都可能成为独居老人?本片试图引领观众一起思索未来的「独老年代」,纪录4位独居长者的生活,呈现在人生下半场种种的生命处境。片长:75分钟上映日期:全台上映戏院:台北(乐声影城、信义威秀影城、喜乐时代影城南港店)、桃园(统领威秀影城、SBC星桥国际影城)、新竹巨城威秀影城、台中老虎城威秀、台南(南纺威秀影城、真善美戏院)、高雄大远百威秀影城。一个人的下半场:《日落之前》直视高龄台湾的独老现况 图片来源:《日落之前》剧照
相关浏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