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努力,没法改变两个人的关係

2020-06-14 作者: 围观:434 82 评论

文/采薇 图/Shutterstock

 一个人的努力,没法改变两个人的关係

少女时读《神雕侠侣》,总忘不了一个细节。中年的杨过遇到郭襄,两人同去黑龙潭,郭襄在途中跌倒,半哭闹半撒娇地让杨过拉她起来。

这应该是正常的小女孩情态。杨过本想将她扶起来,可是转念一想,就是因为自己少年时太过胡闹,害得公孙绿萼身死,程瑛、陆无双一世伤心,遂用袖子将她拂起来,不曾拉她的手。

当然,被郭芙砍了胳膊,一半也有他自己的原因。性格造就了命运的悲剧,若不曾因为风乍起,也不会吹皱那一池春水。

当时不明白,寻常看过了就看过了。

后来回过头来再走一番,觉得杨过还是会如此。比如和女孩子之间的无心调笑,对郭芙的出言轻薄等等,他只觉得好玩,不晓得自己在做什幺。

武侠小说中有很多侠骨柔情的描写,很多刀光剑影之中产生的男女情感,皆是因为彼此情难自禁。

譬如凤歌在其武侠小说《昆侖》中,写到柳莺莺开锁时,男主角梁萧站在她身后,感觉到她的长髮在自己的脖颈之间拂动,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忍不住就有些心猿意马。

再如后知后觉的胡斐,善良退让的张无忌等,也忍不住想坐享齐人之福。

可见作者们都是深刻洞见了男人的本能和人类性格中的不可抗力因素。

当然,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是个宿命论者,这样未免有些悲观。也不能因为一个人一时闪过的念头和偶尔的错处,就否定了其大部分善良的本心,这个世界毕竟没有「动机罪」、「意念罪」这样的概念,处在七情六慾之中的人大多数是不好不坏的,只随着外界情态的诱发来显现自己的本质。

能完全克服本能而存在的人,大抵是不存在的。

我认识的一个人曾说:「有时候并不是我想这样做,尤其是有些善意的动机,不这样做就会愧疚,性格如此,只能这般选择。即使不符合另一个人的意愿,不符合某些人为制定的世俗规矩,且不论结果如何,也只能由得它去了,因为不这样做,就会背负心灵的枷锁,日后想起来,总是难以释怀。」姑且称之为性格强迫症吧。当一个人本质是善的,就忍不住总做出善良的选择—虽然不一定是对大家好的,但一定是符合本心的。

相爱相知,产生依赖,慢慢搭建起信任,是一种归属与独佔的感觉。因为本能中就带着对孤独的深深恐惧,所以人们渴望着爱情、友情,深入的情感关係可以相应地沖淡孤独—只是爱情若没有转化成婚姻契约,友情没有相互促进的持久,这种只靠着感觉维繫的无契约感知,只要有一方失去了这种感觉,也就打破了这种关係,被剩下的那个人,会感觉到加倍的孤独罢了。

这些微妙的情愫都存在人的本能中。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处在团体中—所以完全独立生存,对渴望群体的本能来说已经不大可能。一个人长期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下,思维能力、思考水準、语言能力都会相应地退化。

需要爱,渴望温暖,贴近人群,几乎已经成了我们无法消弭的本能,所以每个人都要追求爱—这与独立和坚强从不冲突,一个坚强的人也需要温暖,因为温暖才是坚强的真正来源。

这些,都是我们克服不了的与生俱来的本能。

女人更渴望依附男人,女人常常会要求男人,正是因为女性更类似于筑巢动物,更需要物质资源,更需要安定的环境,来完成女性渴望繁衍后代的本能。所以,一旦感知到这种稳定性消失或是遇到其他资源的竞争者,就会被深深伤害,甚至表现得歇斯底里。

爱情关係,常常是矛盾的关係,男女之间,常常存在着本能的对立。诸如「杨过」们,常常带着他们所不知道的征服本能—潜意识中渴望更多的雌性围绕,而女人则渴望独佔每一个可能维繫自己后半生安稳的男人。


想到一个故事—有这样一个女人,长得很美,男生追求她花了一些工夫,也花了一些钱。她的风情万种很能取悦男人,他迷恋她,戒也戒不掉。他们在一起,只在饿到极点才喊一点外卖来充饥,但时间久了,就把一切能演的都演完了。

后来,有那幺一天,他醒来,竟然看到她在做饭。

同为女性,体会到她那一刻的癡心,我听了满难过的。她正确的做法应是打电话叫个大型比萨,把涂满番茄酱的那一面拍在他脸上才是。

这个故事的走向,就和所有相爱男女之间的故事一样。男人情慾慢慢消退,女人的感情却日渐浓烈升温。

这是一种不能达成一致的伤感。

诸如我朋友说的,性格如此,悖逆行事不大可能。也许别的方面能克制,比如为了让人生顺畅一些,可以学着循规蹈矩,暂且约束一些想要放纵的愿望。可是感情常常无法控制,因为这些东西夹带在人的本能之中。

女人们常常在爱中痛苦,这也是没办法克制的悲伤。不爱,觉得没有生的希望;爱,却又常常觉得受伤。唯一可做的,就是彻底接受这矛盾,不断克服,缓慢前行。

本文出自《你不必讨好这个世界,只需做更好的自己》春光出版

 一个人的努力,没法改变两个人的关係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相关浏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