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忙着拓展台湾音乐的法国音乐人

2020-06-14 作者: 围观:946 28 评论

阿里萨德(AliAlizadeh)是一位法国音乐专家。他在1981年进入法国媒体后曾陆续担任音乐製作、节目策划、艺术管理、谘询、电台主持人及培训新秀音乐人的工作,目前是法国尼斯JazzActions电台的记者,也是法国坎城MIDEM国际唱片展的常客。我国驻外单位中有人认为,这位法国佬开启了台湾音乐在法国市场上的销售之路,因而成为帮助台湾音乐输向法国的贵人。

阿里萨德在2009年在「法国坎城MIDEM国际唱片展」(MarchéInternationalduDisqueetdel』EditionMusicale)首度接触台湾音乐。他2010年就决定访台,从此深爱台湾,2011年创办了「台湾音符协会」(TaiwanNote)并与我国驻法国代表处合作,透过巴黎最大的BudaMusic唱片公司陆续发行了「台南十鼓击」、「台湾爵士乐」、「原住民乐曲选集」及「台湾二胡」等4片音乐带在环球唱片体系上销售。

一位忙着拓展台湾音乐的法国音乐人

在今年第49届的「法国坎城MIDEM国际唱片展」六月开展前,他想对台湾透露一些个人多年来协助台湾音乐打进法国市场的感想,因为他认为台湾的特色跟多元文化应当获得国际社会更多的尊重及认同。尤其是台湾的原住民音乐让他震撼,认为这是他听过最和谐、最具原创性又能沟通东西方的一种音乐。他说台湾音乐结合了两个基本要素,比其他亚洲音乐让西方人更容易消化融入,其一是原住民的音乐,可作为一种根源和国家认同。二是音乐家的态度和他们触及原住民根源的方式。让他们的音乐在根本上就跟中国音乐不同。

阿里萨德认为台湾14个部落保留了最原创的音乐特质跟差异性,可以回溯数千年之久,还涵盖整个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他强调这才是台湾「真正的音乐身份」,也奇怪这幺丰富、多样又独特的音乐却从未走出台湾岛。即使是音乐学家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也发现台湾音乐人都非常有创意和视野开放,他们一方面可以结合所有时期不同的音乐元素,​另一方面再用原住民的旋律和气氛来滋润灵感,以此为基础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混合音乐,这种音乐既纯属台湾,又让欧洲公众易于接近。

一位忙着拓展台湾音乐的法国音乐人

也就是台湾音乐在台湾岛结合了所有过往历史的影响后,找到了一个自己的方式呈现出一种全新的面貌。他认为台湾的文化资产正是以小搏大的最优工具。他在台湾遇到的大多数音乐人,都已经準备好征服世界。就是因为这种态度,让他可以在法国为台湾出了那些张音乐带。但很不幸的是,他遇到的所有台湾这些非常有才华的音乐人,都挣扎在没有任何机构或政府资助的困境中。因为他们不是「明星」,只是有创意的个体!

阿里萨德认为台湾政府并不忽视「法国坎城MIDEM国际唱片展」这个汇聚全球音乐产业菁英及媒体的展会,所以自1995年开始,就每年协助国内业者前往参展并设立「台湾馆」。近年更开始选派艺人参演(Showcase),企图用此结合台湾厂商展示出台湾品牌,发挥更大的国际影响力。但是这幺多年过去了,来自我国外馆的办事人员有许多苦衷,因每年的一次性展出虽然花了大把钞票,但没有后续不够连贯,也就无法建立起人脉,国际间对台湾的音乐不但认知有限,更别提政府老爱宣传的「音乐外交」。

多年来他观察了台湾团队参展的作法,发现每年都带大批代表、发片商、产品来参加,秀场上晃完后就回家,整个昂贵的出席,背后却缺乏一个应有的整体策略来整合展场上所获得的资源。东亚国家中在这方面让他觉得印象最深刻的是南韩,数十年来不论政府或民间机构都愿意投下巨资来保存跟发展他们的文化资产。在一个整体策略下,南韩的音乐人得以获得资助,被鼓励出以传统乐器跟音乐型式创造出新音乐。

他积极建议台湾政府跟文化机构,应该资助小型原始的台湾音乐人到西方世界,而不是流行音乐或明星。也就是自己在岛内就挑出具有「台湾身份的原创音乐人」来呈现给世界。在这方面他非常讚赏台湾彭郁雯领导的「丝竹空乐团」,觉得他们的音乐呈现出台湾新世代的传统原创性。也认为乐团「午后之树」跨界爵士实验乐团爆发出很有力的创意。罗堂轩的二胡更让他念念不忘,阿里萨德表示这是非常不同于中国的「台湾二胡」,也才是真正的台湾明星!

一位忙着拓展台湾音乐的法国音乐人

相关浏览推荐